学校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本院概况 本院学人 科学研究 学科建设 学生天地 民族学讲座 制度建设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2017-2018学年度第一学期每周学术报告之(六)
作者: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7-11-30  阅读次数:189

20171129号,我院博士后刘军君做了关于《藏族骨系血缘外婚制的非正式制度解析——基于文献稽考与安多农区的田野实证》的学术报告,报告由我院副院长徐百永老师主持。

此报告基于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西部项目甘南藏族游牧民传统婚姻文化的动态传承与现代嬗变研究”,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藏文世俗法规文献整理与研究子课题藏文世俗法规对构建法治化藏区作用的实证研究阶段性成果。此报告完基于刘军君老师前去安多农区的田野调查,有丰富的田野调查材料以及结合文献分析,向我们展现了藏族骨系血缘外婚制的非正式制度。

从古至今,藏族都在通过神话、史训、谚语、宗教警告以及习惯法等对本民族血亲间禁止通婚进行约束,执行惩戒。然而以往研究大多将视域集中在“婚姻习惯法”的做法遮蔽了其他重要的部分。因为,藏族历史上对于“血亲外婚单位”的界定存在差异,导致当代部分藏区在“血缘外婚”的适用上有所区别,甚至与《婚姻法》相冲突,安多绒哇即是一例。故此,引入“非正式制度”的理论视角解析安多绒哇“骨系”血缘外婚制的发生机理、惩罚机制,将为学界研究提供一种思考方向。

刘军君老师结合她的田野调查案例,向我们说明在安多农区存在“姑舅表”婚、“亲上亲”的婚姻、由“换门亲”发展而来的“两姨亲”、订下“娃娃亲”的姨表婚、结婚者娶了他母亲的爷爷的曾孙女。向我们介绍“日居”(rus rgyud)与“莎恰”(sha khrag)文献中的藏族血缘外婚制,“日巴”(Rus pa,骨头)与“莎恰”(Sha Khrag,血肉)是藏族亲属关系中的两个核心概念。血亲单位既包含来自父亲的骨头,也包含来自母亲的血肉。在此,更加强调父方血统的“亲缘性”,而对母方旁系血亲通婚有所放松。“日巴”来自父亲而“莎恰”来自母亲。所以,每个降生的婴孩实质上是遗传了父亲的“骨”和母亲的“肉”,从而建构起个人的“身体再现”系统。

对于触犯禁忌的惩罚与出路,当事人被舆论遣责、乡土排斥也不是件比习惯法惩治轻松的事,而且对藏族而言起效更快、控制力更强、更令人触目惊心的的是 “祖宗训诫”、“神灵诅咒”乃至“宗教审判”。这些产生实际控制作用的婚姻规制归类为“非正式制度”,是较之“习惯法”更能够解决问题的。刘军君老师提到将“非正式制度”的概念与理论视角引入法学和人类学领域,是试图打通国家法、习惯法与地方性知识的关联,为学界提供一种更加宽泛的视野和一种思考方向。

诚如非正式制度理论的提出者诺思所言: “几乎从不求助于依法赔偿,而是依靠一种精致的非正式制度来解决纠纷”是现代经济界普遍存在的事。这句话也同样适用于法学与人类学界。因此,刘军君老师想要将包含“神话、史训、谚语、宗教警告、习惯法”等具有约束力的“非正式制度”引入学界展开对安多绒哇“骨系血缘外婚制”的研究就绝不是“旧瓶装新酒”,而是在寻求解决问题的有效手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 2010- 陕西师范大学中国西部边疆研究院 版权所有
院长信箱:wangxin@snnu.edu.cn
院办信箱:myzxbg@snnu.edu.cn
地址:中国.西安市长安南路199号 (710062 )
电话:+86-029-85300904
Design & Support 技术支持:新势力网络